重要通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古镇民俗 - 正文

七省通衢 名闻遐迩

2014/6/25 10:33:49 点击30次

七省通衢 名闻遐迩
   发文时间:2014-06-25 10:33:49   文章作者:wangweidong   点击次数:859

 七省通衢    名闻遐迩

  东坝自古以商贸繁荣而著称,五代名银林时就形成集市。
  明初疏浚胥河后,航船上溯直入长江,可达皖赣湖广等地,下行驶入太湖、钱塘江,可抵本省苏、锡、常及浙、闽等地。从安徽芜湖至太湖的船舶,无论是上溯下行,既可避免江涛风险,又可缩短数百公里航程。广通镇便成为交通枢纽,故有“七省通衢”之誉。其时,胥河中船楫如梭,坝上行旅摩肩接踵。镇上相继出现粮食、茶叶、桐油、黄烟、竹木等商市,饮食服务行业也随之繁荣兴旺。为加强广通闸坝、治安、市场管理,朝廷专设巡检司、税课司、茶引司(所)等机构,逐步形成商旅云集,店铺林立的新兴集镇,成为高淳东部的经济中心。
  清光绪八年(1882),我国“四大米市”之一的镇江米市迁往芜湖,广东、浙江、福建客商也随之前往。东坝镇地处芜湖、无锡两大米市之间,中有胥河沟通。因有东坝坝头所阻,粮船到坝过驳困难,有的便转手买卖,粮行应运而生,东坝就成为两大米市间稻米、杂粮的集散地。清末,东坝有张福顺、曹正宽、汤义昌、童义盛四家粮行向江宁府领过老帖、行帖。
  辛亥革命后,由于军阀连年混战,交通梗塞,芜巢产地粮食北运受到影响,大都由胥河经东坝运至无锡、苏州、杭州、上海一带。因此,东坝粮行发展很快,一般知名粮行有30家。民国十三年(1924)9月,苏浙战争爆发,江苏督军齐燮元下令封江,芜巢粮食不能从长江运输,只能经胥河由东坝转运,东坝粮行盛行一时,最多达57家。另外,还有东坝坝头,河边掌秤斛粮的行商,每年过坝粮食约为10万吨。
  “一业兴,百业旺”。粮行生意的兴隆,带来了茶馆、酒店等服务行业和南北杂货诸多行业的兴起、发展;同时,也促进了社会事业的发展。民国时期,东坝集镇商号近350家,仅饭馆、浴室、茶馆就有25家。当时东坝的过往客商有“日过三千,夜宿八百”之形容。夜晚,坝头上下,帆桅林立,灯火一片。清末解元王嘉宾留下了“六朝金粉无愁曲,十里银林不夜天”的佳句。其时,东坝商旅云集,经济繁荣、文化昌盛,苏、锡、常、沪一带,往往有只知东坝而未知高淳者。
  抗战爆发后,东坝遭受日机的狂轰滥炸,破坏严重,尔后,日伪盘踞,兵荒马乱加上通货膨胀,至解放前夕,许多商号濒临倒闭,市场萧条,昔日繁华的“七省通衢”几乎成了一潭死水。
  新中国诞生后,千年古镇回到人民怀抱,党和政府非常重视东坝集镇的繁荣和发展。在对个体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同时,组建了国营商店,成立了东坝区供销合作社,集镇商贸经济形成了国营商业。集体商业和私营商业并存互补的局面,但从1953年起,国家对粮、棉、油实行统购统销,接踵而来的三年自然灾害造成物资紧张,商品按计划供应,尤其是“文革”开始后,受极“左”思想的影响,小商小贩被视为资本主义尾巴,予以打击,一度被誉为高淳东部经济中心远近闻名的农副产品集散地的东坝镇已春风不再。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改革开放为东坝古镇注入了勃勃生机。1990年后,下坝船闸建成通航,胥河古道的运输功能进一步发挥,与此同时,公路运输也日益发达,从省会南京通往皖南的宁望一级公路,从芜湖通往苏、锡、常等地的芜太一级公路相继建成,在镇区内呈“十”字形交错,东坝的区位优势凸现,成为名副其实的水陆码头。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东坝镇因势利导、博采众长,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通过“筑巢引凤”和 “引凤筑巢”,本着“水乡特色、功能分区、改造老街于建设新街相结合”的方针,坚持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高水平管理,加大力度打造东坝商贸繁荣、社会文明的载体。镇区规划面积由原来的1.13平方公里扩大到5平方公里。对原沿河而建的河滨老街进行了全面改造,进行了供排水、街面整修等工程。扩建了广通路、广通东路、广通西路、振兴路、傅家巷等新街道全长   公里,配套了教育、文化、卫生、金融、通讯、供电、供水等公共设施,吸引了县内外客商聚集东坝经商创业。很快使东坝人气集聚、财气倍增。镇区人口由原来的0.7万人增加到2万余人,2011年全镇共有商贸服务企业   家,个体工商户   户。商贸服务业从业人数   人,商品零售额   亿元,并在不同的时期打造出不同的精品项目。1999年新建的综合农贸市场占地3公顷,建筑面具8000平方米,设有肉类、水产、蔬菜、家禽等摊位300多个,年交易量达到一亿元,时为南京市乡镇级最大的农贸市场。2000年,环镇东路连接振兴路620米的街道,由居民自筹资金建成的商住两用楼面积达32000平方米。2005年和2010年,镇内先后引进客商投资兴建了“游子山庄”和“枭龙宾馆”,均为准四星级标准,集会议、餐饮、住宿、娱乐为一体,尤其是“游子山庄”,座落于游子山茂林修竹之中,依山傍水,是人们休闲的理想去处。根据古银林文化内涵而建的银林生态农业观赏园,有垂钓,珍禽养殖观赏,餐饮,住宿,娱乐和文化欣赏,农事参与等多种项目,为国家AA级旅游景点,年接待游客是    万人。2010年建成的东坝连锁配送中心楼占地1270平平方米,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引进苏宁电器和苏果超市开设了直营店,拥有商品7000多种,为苏宁电器下乡镇第一家。
  镇区的文化遗产得到保护,人居环境有了极大改善,著名的东坝大马灯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始建于明隆庆二年,重建于民初的东坝古戏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经过多次重修后保存完整,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太平天国军营遗址轮廓清晰,江宁旅淳公所修缮一新。
  镇区内由河滨休闲广场和市民广场各1处。占地6000平方米的河滨休闲广场建有巍堤560米,栽种了灌乔搭配的各类树木,花草绿化面积4000平方米,塑铁牛为镇标,安装了成人、儿童健身器材各一套,并进行了亮化工程,形成了水天辉映,花草相间,风光宜人的境地。经专家评论:基本达到了“布局合理,交通方便,设施齐全,环境优美,具有地方特色”的要求。先后被命名为“江苏省新型小城镇”和“江苏省环境优美乡镇”。荣获“江苏省文化先进乡镇”、“江苏省教育现代化乡镇”等称号。
 
 

广通石坝    太湖屏障

  自春秋时期开凿胥河后,因其河道狭窄,水位高低悬殊,水流湍急。若逢少雨季节,河水干涸,不能通航,又因大水年份,江水东泄,直逼太湖,造成下游受浸。为此,围绕在胥河河道造坝筑堰,不同的朝代根据不同的需要,时筑时废。到明初,为使江浙一带漕运避开长江风险,直抵南京,大举疏浚胥河,在东坝建石闸启闭,既利通航,又可节制水流。嗣后,为防洪水走泄,淹没苏浙田禾,于永乐元年(1403)改筑土坝;正德七年(1512)又将坝加高三丈,自此,三湖(固城、丹阳、石臼)之水不复东流,水位顿高,造成东坝上游大批良田沦为泽园,受损严重。清道光三十年(1850),又将土坝改为石坝,东坝自此为太湖流域的防洪屏障。1958年拆除东坝,在下坝建茅东进水闸,具有拦洪蓄水和引水抗旱双重功能,加上上游圩区防洪设施的完善,方才形成了胥河沿岸上下游之间的和谐发展。

鲁阳五堰    固水通航

  唐大顺三年(891),杨行密于孙儒不睦,发动战争,时杨行密占据宣州,被孙儒围困五月不解,杨的部将台濛在胥河河道中筑堰阻水、抬高水位、运粮接济密军,从而取得胜利(卒破孙儒)。因胥河又称鲁江,“殆因鲁江得名”,历史成为“鲁阳五堰”。五堰即五道土坝,自西向东:银林堰长6公里;分水堰长7.5公里;苦李堰长4公里;何家堰长4.5公里;余家堰长5公里。五堰中的银林即今东坝,相传因当时有大批银杏树而得名,分水堰即今下坝。至南唐末年(975),商贩为贩运木材,从宣城、徽州到浙江,苦于有五堰所阻,哄骗官府废物。史载“商贩簰木,由宣歙以入两浙,乃病五堰坚阻,绐官中废。”

东西两坝    宋筑元废

  五堰既废,太湖水患加重。北宋嘉佑年间(1056-1063),进士单锷(宜兴人)采用钱公辅议著《吴中水利书》,要求复筑五堰,以杀苏常水势于十之八九。元佑年间(1086-1094),苏东坡向朝延推荐单锷复修五堰的主张,但朱被采纳。宣和七年(1125)朝廷下,诏令太平州判官卢宗原措置开浚江东古河,由芜湖江边经宣溪、胥溪河穿溧阳县境至镇江,渡扬子江趋淮汴,免300公里江行之险,胥溪河因之河深流畅,太湖受水,涨溢为患。南宋建炎,绍兴年间,为阻遏胥溪河水势,复置五堰之一的银林堰,又于其东9公里的邓步(今定埠)作一坝,时称东坝,,合称东西两坝,元代堰废。

石闸启闭    水运两利

  宋末至元,胥河由于年久失修,逐渐淤塞,航运不通。明初定鼎金陵,为使浙江及苏、淞漕运避开长江风险,决定“疏浚运河,以通于浙”。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征民夫35.9万人,石匠4900余人,疏浚河道13.3公里,湖中复开一条河道,并在银林堰处建造石闸启闭,既利通航,又可节制水流,名广通坝。始命广通镇,因地处固城湖东,后称东坝,东坝建镇即始于此。为缩短石臼湖航程,减少风浪之险,同时在石臼湖南岸开挖了15公里的芦溪河。次年,朝廷又征调民万名,由嵩山侯李新在溧水“督视有司开凿胭脂河”。两浙漕赋运至南京更为便捷。

坝增三丈    上游受损

  明永乐元年(1403),朝廷采纳苏州吴相五之议,将广通石闸改为土坝,增设官吏,由溧阳、溧水(时东坝属溧水县)两县各派人夫40名看守。筑坝后,湖水艰于东注,然坝犹低,水有漏泄,商船能越过。正统六年(1441),洪水泛滥,土坝决口,苏常遭受水灾无收,国税无所出。巡抚周忱于次年集夫匠重筑,并由皇帝钦降版榜:“如有走泄洪水,淹没苏浙田禾者,坝官吏处斩,夫匠充军”。正德七年(1512),苏常等郡以水患奏请筑广通镇坝,诏都御史喻,以故例,乃命镇江判齐济周督责将坝加高三丈。自此,三湖(固城、丹阳、石臼)之水不复东流,水位顿高,造成东坝西部的高淳、溧水、宣城、当涂等县大批圩田沉没。仅高淳一县即沉没圩垾80座,有6700公顷良田沦为泽国,占全县总田亩的20%。嘉靖三十五年(1556),又在坝东十里增筑一坝,名下坝,东坝因此又叫上坝,上下两坝屏障“三吴”。高淳的水流形成独特的走向,即逆向西流。县内圩区遂成为上游皖南山洪泄入长江的走廊,下游太湖地区蓄洪的巨浸,洪涝灾害不断。自明正德七年(1512)到1949年,全县由记载的因洪涝而引起的大范围破圩达80余次。旧志中“圩垾尽溃,民舍漂没”、“船达于市,鱼穿树梢”、“溺毙甚众,尸散水滨”等有关水灾惨状的记载,屡有出现。每次大水以后,社会元气大伤,经济停滞甚至倒退。不仅如此,高淳沉田6700公顷,而田赋税额不减,全县因沉田无出的8500石税粮由剩下的田亩分担,史称“虚粮”。由于大批农民失去土地无以为生,加上虚粮之累,人口锐减,至嘉清年间(1522-1556),全县人口和当初相比大大减少。全县7乡72里,因此减为41里,直至清康熙六年(1667),离广通镇坝增高三丈已过去155年,高淳全县人口才恢复到59579人,比建县初期的明弘治十五年(1502)的人口还少7884人。

石坝永固    太湖安全

  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大水,皖南山区山洪暴发,湖水泛滥,东坝坝头洪水浸溢,附近坝民将坝加高数尺,阻水东流。高淳全县“合邑圩堤尽决,船行可到集市”。八月十六日风暴强烈,“水居者溺毙甚众”。第二年,水势更甚。五月初八、初九两日大雨,平地水深丈余,较上年水涨六七尺,固城湖最高水位13.26米,是高淳有记载的历史最高水位,“一望汪洋,民舍倾圯,存者廖之”,“民不堪命”,东坝上游的宣城县圩民邀各圩于五月初十日,鸣鼓泛舟抵坝,拆毁屋宇,撬开坝石,放水东流。高淳知县向柏龄着令复筑止水,水涨更甚。圩民复于是月二十六复将土坝毁去,波浪滔天,遂将坝口浚深数丈,难以聚止,坝毁。道光二十八、二十九年连续两年洪水泛滥,给东坝上游的人们带来严重的灾难,圩区荒无人烟,耕地大量废弃。“道光二十八年天连水,道光二十九年水连天”。这两句饱含高淳人民辛酸苦难的话,至今仍在圩区老人中流传。当时东坝上游“宣邑圩民邀名圩掘坝放水”也是为求生存,不得已而为之。而苏常官麻禀控兼及高淳,有多人蒙冤遭囚禁,幸有高淳知县向柏龄“力为伸辩,始得寝事”。道光三十年十一月,经东坝下游苏、淞、常、镇四府奏请,改土坝为石坝,石坝长12丈,底宽18丈,顶宽1.2丈,高六丈,坝基下桩千余根,坝身用花岗石、麻石和黄土、石灰、盐、沙加糯米汁嵌砌而成。于咸丰元年(1851)四月告竣,耗银18000余两,均为下游四府绅民捐办。江苏巡抚陆建瀛为此立碑记事。同年,与东坝同被洪水冲毁的下坝,亦重建为石坝,耗银4000两。从此,石坝永固,成为太湖流域的防洪屏障。

顾全大局    团结抗洪

  不同的社会制度,对抗洪救灾折现出不同的态度。解放后1954年大水,固城湖水位高达12.45米。为防东坝坝溃,洪水下泻淹没苏锡常,江苏省委从全局出发,丢卒保车,特派镇江地区副专员王易达带一警卫连,在东坝坝头上垒六层麻包,日夜武装守卫高淳县委书记李树屏每天向省委书记柯庆施汇报两次水情灾情,是年,东坝上游高淳县内134座圩垾除相国圩外,全部溃没,受淹农田18.87万亩(12580公顷),灾民15万余之众,毁坏房屋51279间,死亡111人,直接经济损失2.2亿元。江苏省和镇江地委组织苏、锡、常市县干部带着钱物来此慰问。江苏省作家练福和创作剧本《东坝上游的人们》,表彰高淳群众为保护下游安全作出的巨大牺牲,歌颂了上游人民抗洪斗争的英雄气概和顾全大局的风格,使东坝名扬华东。

东坝拆坝    茅东建闸

  1958年夏大旱,为引水抗旱镇江地区组织溧阳高淳两县拆除东坝坝头,是年冬天组织开挖“芜沪运河”,从坝底挖出铁牛一尊,铁蝎子一只,相传牛和铁蝎子能治水,为镇坝之宝。1959年在下坝修筑封口坝,开挖引河,建茅东进水闸。广通古坝(东坝)自此消失,昔日“鲁阳五堰”中的分水堰如今成了高淳太湖和水阳江两大水系的分水岭。茅东进水闸具有防洪抗旱双重功能,涝时可止水蓄洪保下游安全,旱时可开闸引水解下游40万亩农田之渴,闸建成后成立了茅东进水闸管理所,始由镇江专水利局主管,1978年交由高淳县水利局管理。配有专职干部和员工,由于该闸起到拦洪作用,关系到太湖流域安危,每逢汛期都有市、县领导坐镇指挥,建有严格的设备控制运用闸门启闭操作机电设备保养维修,建筑物检查养护观测等制度。并视情进行了多次维修。2008年,该闸在经过50年的运行后,省市县水利部门国家拨款上游90米处进行了重建保留原闸作观赏用,将拦洪蓄水的能力由原来百年一遇改为三百年一遇,在固城湖水位达到13.67米的情况下,可报该闸正常运行,太湖流域安全无虞。
 
 

胥河古道    文明传承

  东坝古镇历史悠久,为江苏省百家名镇之一。一条横穿镇镜的胥河古道,是春秋时期开凿的人工运河。它见证了东坝2500多年的历史沧桑,为推动东坝历史文化的发展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它千载流淌,似乎在如歌如泣向人们诉说着东坝的兴衰和繁荣。

人工运河    江南第一

  春秋之世,各国纷争。吴于楚之东兴起,常与楚交战。吴楚本是天然能利用水道之国,两国都有大片沼泽地带,更有大江和淮水沟通。然吴国都于姑苏(今苏州),舟师入淮,先须经江上风涛之险,且路途亦远。时淮水之南,合肥附近,有肥水此流入淮,施水南入巢湖,每当夏水暴涨,施水就合于肥水,巢湖之水又经濡须水南入大江,形成一个沟通江淮的自然水道。姑苏地处太湖之滨,由太湖两岸经今宜兴、溧阳、高淳境地西上,皆有自然水道可用,然而便可由固城、丹阳诸湖再以芜湖入江。但这中间在今东坝附近,因独特的地形,形成了一道山渠,阻隔了吴楚两国的水道相通,只要将此处凿通,吴国舟师便可从姑苏循此道截江而入巢湖。
  吴国阖闾当国以后,用伍子胥为行人(外交官),伯懿为太宰,孙武为客卿,国力日渐强盛。为图霸业,于周敬王十四年(前506)决议伐楚,以孙武、伍子胥为将,以伯懿为副。为避江海风涛之险,便于军运,采用伍子胥计谋,并由其主持,凿通今东坝附近一道三五里的山梁”,连接太湖以西的荆溪,芜湖以东的湖荡江河,形成一条连接东西的人工运河。“自是,河流相通,东南连两浙,西入大江,舟行无阻矣”。后世为了纪念伍子胥的功绩,遂名为“胥溪河”又名“胥河”。
胥溪河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人工运河之一,它比吴筑邗沟至少早20年。据北宋《图经》一书记载“昔吴王阖闾伐楚,以伍相带兵,因开此溪(胥溪河),以通漕运”。民国时期地质学家丁文江,水利专家武同举、今人水利史学者汪家伦等,通过实地考察及对地质、地貌、钻孔和水文资料分析,皆认为“中河(胥溪河)乃人工开凿之河道”,“此河亦必属世界最古老的运河之一”。(丁文江语)

作用多多    繁荣居先

  胥河开凿后,对航运、水利,特别是当时的吴楚之间的战争,作用颇大,也对东坝一地乃至高淳全县带来了繁荣。时子胥建牙于山(伍牙山,在今溧阳境)兵出此道,一举攻克西距东坝十余里原属吴,后被楚占之的固城,“烧固城宫殿,逾月烟火不灭”。当年下半年,吴合蔡、唐两国,发兵六万,西向攻楚,五战五捷,直攻入楚之郢都(今湖北江陵)。伍子胥为报杀父兄之仇,找到楚平王墓地,鞭墓三百(一说鞭尸三百)。后因吴发生内讧和楚乞师于秦,吴方撤军。周敬王四十年(前480),楚子西、子期伐吴,兵及桐汭(今安徽郎溪),亦取此道作为行军路线。
  胥河开凿至今2500余年的历史长河中,由于一直保持着其航运价值,因此对沿河两岸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历史作用。胥溪河西首固城,与东坝相距仅十余里,虽于周敬王十四年吴伐楚时被毁,但自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设置溧阳县始,固城即成为溧阳县治所土地。时溧阳县辖今溧阳、溧水、高淳三县境,固城可说是偏居一隅,然却成为全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实与胥溪河相关。胥溪河于荆溪相接,横贯高淳东西全境,上溯可达芜湖、安庆等重镇,下行直达苏、杭二州,交通便捷,东坝扼守胥溪河之中枢,特别是明初筑广通石坝后,东坝便成为上下江相通的重要交通枢纽,也因此而快速繁荣起来。有史料记载:“置广通闸,始命广通镇,设巡检司、税课司、举引司”。明清时期,外地商客对东坝有“日过三千,夜宿八百”之形容。东坝地处吴头楚尾,居东西要冲,受吴楚文化的影响,逐渐形成了吴韵楚风的地域特色。民间歌曲总体属“吴歌”范畴,但又受安徽、湖南、湖北等地的影响很深。当然,从东汉后期到南宋初,北方移民的迁入也带来了北方文化的融合,诸如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大马灯等一系列以马为表演形式的民间文艺活动不能不说是北方移民迁境后文化产物。东坝的民居建筑既追求小桥流水式的江南水乡特色,又富有青砖、小瓦、马头墙的徽派风格。东坝民风淳厚俭朴,又有粗犷豪爽的一面。雅儒和刚烈兼备。

功能尚存    前景更美

  随着社会的发展,在陆路运输日益发达的今天,而胥河古道仍然发挥着她的航运功能。1958年开挖芜沪运河,拆除东坝古坝,在下坝以西1.4公里的胥溪河道上筑封坝口,建茅东进水闸,取代东坝拦洪,国家于1986年批准兴建了下坝船闸,1987年9月动工,1991年6月投入运行,按三星级航道标准建筑物设计,通航后,更使太湖流域各市县和芜湖等城市之间的水上运输显得方便快捷。2011年,高淳籍全国人大代表,武家嘴村党委书记武继军在全国人大  届  次会议上提出了开发“芜(芜湖)申(上海)大运河”的建议被采纳,规划按五级航道标准建设,全长72公里,其中包括胥河全段,下坝船闸建复线。计划从2009年动工,2013年竣工,相关沿河两岸的房屋拆迁等工作已经进行,下坝船闸的复线建设,也已动工。
  与此同时,东坝镇对打造境内胥河文化也作了全面规划,在胥河东坝集镇段除了已经建成的河滨休闲广场外,要恢复上上街古建一条街。修缮金陵旅淳会馆和东坝戏台,重建钟英阁和财神楼、古庙。新建胥河步行桥等七项古建工程。从集镇至下坝船闸,沿河两岸进行人行漫道,绿化和景观建设,形成胥河十里文化带,届时,如果您能有幸来到东坝古镇,或漫步古镇街头,或荡漾于胥溪河道之中,将领略到江南水乡的风土人情和自然风光,不由得从心底中感谢2000多年前一代名相伍子胥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和文化遗产。
 
Top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Copyright  2019 高淳区东坝中心小学